帶媽媽去旅行-到亞爾小鎮尋找梵谷

August 10, 2016

一早起床決定搭火車前往前兩天沒去成的亞爾,我們抵達的時間還未八點,

路上人煙稀少,走著走著,眼前的一片藍引著我們。

 

隆河,清晨的河清澈寂靜,我們駐足在這許久,好像連靈魂都被吸入般。

腦中晃過了梵谷的那幅畫,隆河星空 (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)。

 

 

梵谷喜愛天空不同的藍色,他寫給朋友的信裡提到:

「我對描繪夜景,夜晚的效果以及夜色本身著了迷。這一星期,我什麼事也沒做,就是畫畫、吃飯、睡覺。一口氣畫上十二個小時、十六小時,然後再一連睡上十二小時。」

 

眼前的藍,不同層次的渲染,湖水藍,天空藍,沒有界線,

我是個籃色偏執狂,雖然blue的另一種譯法是憂鬱,

但藍讓我感受到優閒與自在。

 

 

 

 

我相信亞爾的藍給了梵谷不同的力量,讓他在這休養時得到精神上的慰藉,

並創造出許多非凡的作品。

 

我們沿著河岸慢慢步行,穿越在巷弄中,沒有根據地圖就這樣漫無目的的走,

店家仍未開門,享受無人打擾的漫步時光。

 

 

街道上是大量的黃色色調,跟隨著梵谷的腳步,

感受亞爾質樸的魅力,它有最真實的美。 

 

 

 

沿路上的石砌建築,自然斑駁特色有著普羅旺斯給人鮮明的記憶,自然樸實,

在這裡的非公共空間屋內幾乎都沒有空調,但卻冬暖夏涼。 

 

 

光影在建築與建築間穿透照耀,有種時空錯亂的幻覺。 

 

 

這些天在南法發現,這裡的房子都會利用許多花圃裝飾窗台,

有些木窗板會做成百葉造型,讓光線還是能透入室內,

最吸引人的是上頭鮮豔的色彩,點綴在大面積大地色調的外牆上。

所以在小鎮漫步都是一種幸福,每個巷弄都能讓我們像小女孩般時時發現驚喜。

 

 

普羅旺斯的清幽氛圍,讓我們適應了這緩慢的生活步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圓形競技場前,當時義大利的凱薩大帝,把羅馬的重要建築物,也複製到了每一個占領的小鎮。

所以在Arles有古浴場、劇院、小型競技場等,跟尼姆很相似,都具古羅馬般的味道。

 

 

 

 

我們停在廣場前的一間咖啡店,坐在戶外點上一杯咖啡與可頌,

看著陽光照耀著樹而晃動的影子,

當下我們真得體會,那句耳熟能詳的 "Ceci est la vie - 這就是人生。"

 

 

多希望我能把這樣的態度帶回台灣,在忙碌之餘,都能提醒自己更優雅的生活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Our job is 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life, not just delaying death. 

我們要做的是提升生活品質,

而不是延緩死亡。

— cited from Patch Adams —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勇敢-當我踏上夢想

May 3, 2016

1/1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